斑麟°

相遇不易

Please...dont see
Just a boy caught up in dream and fantasies.
目光,声音…是一种带着另类磁场的知觉,犹如蚊虫叮咬,最开始时看似不痛不痒,一段时间内却让人不由自主分心,不停抓挠。
就像丹失意酗酒时,小酒馆昏黄得快要融化的小小舞台上突然响起吉他和女孩的低吟。他迷蒙的抬起头,台上自弹自唱的女孩周身带着毛茸茸的金色光边,像一个天使。他不自主站起来,那一刻女孩的歌声女孩失落的眼神在他的心里留下了蚊子叮咬的痕迹。让他不再为自己的小小失意而苦闷,反而透出温暖的昏黄色的光。

“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
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人还是不能太丧

好好活下去,总会有那么一刻让你觉得活着真好。我相信会有一个时候,你虽处现在却能因未来而欢喜。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谎言

无问西东的作者意在表达真实,追求真实,然而在看完之后,人不得不戴着假面生存的想法却愈加强烈。

这个世界充满谎言,大多数人带着假面逢场作戏,心有怨言却谄媚逢迎。有的人满嘴虚言,有的人九假一真,辨认他们言语间的真实已经够辛苦,辛苦里忽然发觉,说谎比拆谎更累。
我一直困惑,为什么如今人人都要带着假面生存,追求千篇一律的同时还要独特。
王敏佳说了个谎,她把相册拿出来告诉每个人那个曾站在毛主席身边,脸蛋圆圆的带着花的小姑娘是小学的她。
她为了这个遗憾,甚至每年生日都到天安门底下和毛主席相合影。
到最后因莫须有的罪状被批斗时,曾经为了满足自己遗憾的小小的谎言,在台下人眼中却成了反动势力的证据。曾经那是一个骄傲,而现在站在板凳上挂着大字报的她,看着底下的人群,却没来由的想笑。
她的一个小小谎言,为了满足自己遗憾的谎言,足足撒了十几年的谎言,如今是底下人手里的尖刀。
镜头里两个小女孩睁着懵懂的眼睛看着王敏佳,单纯的眨着,不谙世事的模样。
随着一声“打她”,人群蜂拥而上,她被埋在人群里倒在血泊中,乌云盖顶,为了避雨,人群又散了。
人言可畏,人言可畏。
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要撒谎,都要伪装自己,当你展露真实的时候,展露真正“独特”的时候,他们用议论声就足以将你埋葬。
你是他们中的一个,为了适应这个世界,你用谎言保护自己。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人活着却始终都被烦恼困扰,我不知我从何处来,却必须得向前走。
如果我已知道我的未来,你是否还有勇气降临这个世界。我当然没有,自明白我的无力我的痛苦,我就发觉人生不过是场苟延残喘的角力,每个人都在比谁演的更逼真,而演的最完美的人会得到嘉奖。其实啊,人之初的确性本恶,只是大家都在道德的制约下努力遏制着心中恶的种子。
我发觉我活着,因为人言可畏,无法洒脱的决定我的活法。像是被困在一个有弹性的透明皮球里,看似可以像外延伸,却始终逃不过一个圈,有些人勉力支撑着自己的独特,也只能在弹性系数内,真正的真实独特被锁在神经病院里。吴岭澜因思考自我而羞愧,却因伟人也一样思考自我而感到轻松,这既可悲又可歌,一个人做什么都要被世俗捆住手脚,因为你不愿意你的真实被打上奇怪的标签。
如果人是美好的,没有负面情绪只有积极的情感,喜欢只有纯粹没有嫉妒和占有,创作只因兴趣没有贪婪和欲望,那么活的多轻松。可是没有几个人真正的无畏,没有几个人在真正的无畏里获得精神上的救赎。

电影里还有一个故事,关于沈光耀。他出场的时候戴着顶草帽,骑着三轮车,背影来看和一般农民相差无几。然而他抬头的瞬间,却惊艳了一车正赶往新校区的大学生。

他似乎是世间所有美好的代名词,无私,无畏,智慧,孝顺,博学,友善,正义,同情…

而他的结局却是最可惜的,他用尽全身解数与日军同归于尽,逃生时目之所及是燎燎火海殍尸遍野,令人绝望,令人心惊。看着一个个开伞逃生的伙伴被流弹击得遍体鳞伤,看着海上远处的支援船被炮火淹没。他再无力回天,也不是那个在谁眼里都万能的沈光耀。沈光耀的妈妈说,我害怕你在实现你的幸福之前把命给丢了。

他在最后一刻说,妈妈,对不起。

他的一腔热血和大义凛然,在最后一眼看着祖国的沃土时变得很小,变成自己的母亲,终于变成自己。

时间线越拉越长…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谎言,没有争斗,没有伪装…可是电影终究是电影,我们在实现自身价值的路上几度踌躇。

灯光声,人声,电波声里,红红绿绿的说,你。

  心里空荡荡 

列车上坐在左边的左边的爷爷在和左边的叔叔谈论自己的孙女,一脸的骄傲,说她英语很好,在上高三,马上要考试了,如果考的好就去国外上学,读兽医。
我奶奶肯定也无数次和别人谈论起我,虽然我很不争气,又懒又不聪明,还总是闯祸。
可是每次她跟别人说起我,也是一脸骄傲的神情,说我聪明还会做饭,自己在外地上大学,可厉害了。
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奶奶就罹患癌症了,但是她每天都看起来很精神,积极地接受定期治疗,活的比我乐观比我坚强。癌细胞扩散的时候,医生问她要不要继续化疗,化疗期间身体可能会很不舒服。
她说做,肯定要做的,她想看我上大学。
有段时间,她的头发掉光了,但她还是每天都笑,像小孩子一样偷偷给我塞椰子糖,还说你一块我一块。
因为我奶奶,我才觉得癌症其实并不可怕,也以为奶奶可以一直坚强的斗争下去。
起码不会这么突然,这么快地。
我去上学之前奶奶还带我去买热面皮,跟我吐槽他们家的菜豆腐比别家贵了一倍。
我最后一次跟她通话,她说好好学习,不要担心她。
坐在高铁上,我没有一刻不在哭,把纸巾都用完了,只能告诉自己别哭了,不然鼻涕没法擦了。
坐上车之前我归心似箭,而此刻我却希望车开的慢一点,我都能想象奶奶此刻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突然特别怕看到她弥留之际话都说不完整,回忆从此就断了。
我后悔的事情有很多,直到现在我发觉那些其实都不重要,我爱这个从小陪伴我的人。

【法斯视角】你走的时候是白色的

他醒来,他穿上制服和细高跟,他挥起长刀。
他散落一地,被一片一片拾走,如同死物。
没人会记得他了,他们知道冬眠的时候做了一个又长又甜蜜的梦,梦里很安静,醒来就是温暖的春季。
冬天到春天的日子里,大地一点点萌生绿意,恍然惊醒的时候雪花已全部消融,像梦一样,仿佛那日你碎在雪地里的样子只是我一个打盹之间。我感慨生命惊人的恢复速度,安特库他,也能如此就好了。
这只是我的天真话,希望他回来大概是他走后我所剩的所有纯真的期盼。
无数次我希望当时能再机敏一些,像黑钻石一样强大,像紫水晶一样帅气地把剑拔出剑鞘,但是我什么都没能做到,每一次都只眼睁睁愣在原地,这一次我永远失去了安特库。
他好漂亮,他裂掉的时候是晴天,南极石反射出凛冽的光泽,好看的银白色眼珠还对我流转着温柔的光芒。
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么璀璨那么温柔的他,在一刹那间变成细碎的晶体,渐渐没了生气,安静地躺在雪地里。
冬天是个很安静的季节,没有吵闹着的同伴,万物都被埋在雪底,目之所及尽是银装素裹。
我曾在雪地仰着脸看走的飞快的安特库,他执着一把长刀,细高跟一深一浅的踩进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转头的时候冷风吹起他银白色的刘海露出几近透明的双眸,眼神清冷纯净犹如凛冽的山泉。他和冬天很配,行走的样子寂寞又强大,我想,我要陪他走过日后的每一个冬季。
可是,他在我眼前支离破碎。
可是,我束手无策。
后来我一个人守护岛屿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你所说的,拿出勇气才能做到你不能做的事。
白金好重,我再也笑不出来了,也说不出什么俏皮话。
我好后悔,我可以不要这副身体,我们乖乖地呆在学校,你一如既往地对我说教。如果我早知道你是帅气的代价。
你像乘着一片轻飘飘的云,可望而不可即,消失到了我触不可及的地方。

春天什么时候来。